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理力 2
理力 2
 「午安,玉川同学。」我的微笑和自然的回答似乎是理所当然;因为直到此刻,我终於明白了;那颗陨石般的
东西赋予了我操纵他人记忆与感情的力量。
  在我命令之下遗忘今天记忆的美幸似乎一时反应不过来,於是我为她修改了新的记忆;我让她仍然记得今天早
上所发生的事情、见面、喝咖啡,然後接着的是去速食店午餐,她边送我回来边与我聊天。真是完美的记忆不是?
  完美到让我心中有着一丝丝的罪恶感。
  「那么、驹场同学,明天学校见了!」美幸给了我一个灿烂的微笑,转身离开了我的视线。现在的美幸已经不
是下午与我缠绵的女孩了,在她的记忆裡,我只是个街上偶然遇见的隔壁班男孩罢了——虽然我略略修改了她的感
情,使她对我的好感比以前多了许多;如同今早聊天时的投机模样。
  老实说,这对我而言其实是个伤心的回忆,毕竟我对美幸也曾有过些许单恋,而今天虽然并非出自她的本意,
却仍然带给我永难忘怀的一天。
  我知道我有了新的力量,我也知道从此之後我可以为所欲为;如果我迷失了本性,甚至可能让人类自这宇宙灭
亡。这到底是让人期待的?还是让人恐惧的?
  我不知道。
  评分管理共条评分
  评分收藏新鲜事回复举报帖子操作分享到淘江湖新浪 QQ 微博 QQ 空间开心人人豆瓣网易微博百度鲜果白社会
飞信
  离线pd三刀
  UID :8 注册时间2013-04-20最后登录2013-05-17在线时间1 小时发帖183 搜Ta的帖子精华0 铜币205 威望70
贡献值0 银元0 好评度0 访问TA的空间加好友用道具门户编辑
  发帖183 铜币205 威望70贡献值0 银元0 好评度0 加关注发消息管理删除主题删除回复清除用户禁言只看该作
者沙发发表于: 2013-04-30 , IP :175.45.57.174 ,编辑chap2.慾望
  星期一,上学的日子。我、驹场守人面对的却不只是新的一天,而是新的人生。昨天送走美幸之後,我理所当
然的作了一些小小的坏事,实验一下新的力量。
  例如楼下讨厌的胖太太,我让她上上下下的把整栋公寓爬了十趟,一方面报復她的啰嗦,二方面也让她运动一
下、稍稍减个小肥。对面整天骂人的高血压老伯,我让他站到大街上拿着附有麦克风的手提卡拉OK高歌了半个小时。
  这类型的恶作剧总算稍减我多年来的怨气,以前被这些「好邻居」可真是欺负的够惨了。
  像我这种年轻男孩的精力是很旺盛的,晚上睡觉前总让我想到白天的事,最後实在受不了了,请住在隔壁栋公
寓的美丽空姐来抚慰了我一个晚上;不愧是成熟的美人,丰富的床第经验和口交技巧让我舒服的几乎升天。当然早
上临走前,她已经把这件事彻底忘了;甚至在我出大门时正好碰上她,向她道声早安,她还不知道我是谁勒,昨晚
的激情自然更是忘的一乾二净,而我却记得她的大腿边有颗动人的黑痣。
  今天的我要实行一个报復计划﹝其实不过是满足性慾的藉口罢了﹞,在週六狠狠拒绝了我的那个女孩名叫岸本
稚子;她成了我今天的私人娼妇。在她刚要开口阴损我的一剎那我已经支配了她,现在的稚子和我正利用午休时间
躲在体育仓库裡,稚子忙着吸吮我的分身,恨不得让我更加快乐。
  「稚子,你的动作不够下流,声音也不能让我愉快,特别是口交的功夫,我怎么感觉不到妳的半点诚意呢?」
  「主、主人,请原谅稚子,稚子会用更淫荡的动作来满足您的!!」惶恐的岸本稚子已经不再是那高傲的模样
了,我甚至不许她称唿我的名字,稚子现在只是我忠诚的爱奴而已。
  好像努力证明自己一般,稚子捧起足足有D罩杯的那双豪乳开始为我乳交,当然嘴巴也没闲着,拼了小命使用
自己的身体让我快乐。
  其实稚子真的是很卖力,而且我也快乐的几乎要射了出来,所以我命令她停止了。
  「主人,请不要让稚子停下,让稚子满足您吧。」她哀求我的模样真的是相当惹人怜爱。
  「稚子。」我一唿唤她的名字,她就出现了那种空洞的眼神。
  「稚子,妳现在身体非常的飢渴,极度的期盼有男人强暴妳、填满妳空虚的寂寞。妳的爱液狂流,两腿之间颤
抖而肿胀,强烈的渴望任何物体在妳裡面抽插!」
  随着我的命令,稚子的脸色更加绯红,浑身抖动不已,虽然没有脱下裙子,但很清楚的可以看到两腿之间有某
种液体开始滴落,两条小腿内侧也湿滑的不成样。
  「但是,稚子,你的全身都无法动弹,嘴巴也无法发出声音,你甚至连呻吟或自慰都做不到,只能清楚的感觉
到妳的身体强烈渴望性慾的满足。」我的命令简直是恶魔的声音。
  稚子全身微微抖动,眼中满是哀求与慾望,因为性慾强烈的无法满足,她甚至连眼神的焦点都有了些许散涣,
合不拢的嘴角也流出了口水——当然还是不比她跨下的流水速度。她的爱液量大的难以想像,我扯下她的裙子,清
楚的看到那已经溼透的蕾丝内裤紧贴着密处,中间的凹缝涓涓流水般不停滴落着透明的液体。
  「稚子,把妳的双手靠上背後的跳台,颠起妳的脚尖,尽可能的把妳最痒的那个部分向前突出。」稚子很明显
的乐於接受这命令,她很快把自己包裹的紧紧的下半身向前挺了出来,我可以很清楚的从那块溼透的布料中看到她
蠕动红肿的秘唇。
  我用慢条斯理的动作沿着她光华白皙的皮肤脱下那条蕾丝内裤,稚子的眼神流露出期盼,如果我这时候準她开
口,也许她会脱口而出:「主人,请把稚子的小肉穴搞烂吧!」之类的淫荡词彙。
  我扶起了坚挺的分身,毫不留情的捅进了稚子的密壶之中;很明显的,这个小淫娃绝对不是处女,比起昨晚那
个美丽的空中小姐,稚子的阴道收缩力道都还稍逊些许、当然跟美幸就更不能比了。不过可能实在是饿太久了,稚
子的肉壶有如章鱼嘴般不断吞吐着我的下半身,我甚至不必动作,就能让彼此都享受到快感。
  「稚子,告诉我,妳的身体是所谓的「名器」吗?」如果不是在这种绝对支配的情况下,我那单纯无比的问题
可能只能得到一阵讪笑做为回答。
  「是的???主人???」稚子的声音兴奋发抖,呻吟声动听的要命。
  「啊???啊???主人???」
  「喔???稚子,妳的身体真棒???」
  虽然两人都是站着不动,但扥了稚子名器密壶之福,我跟稚子都享受到了绝美的高潮。
  结束之後,稚子伺候我穿上了制服,她也在我的许可下穿回了内裤跟裙子;只是两条小腿那光滑的痕迹还是没
有乾透,脸上的红潮也尚未退下。
  像稚子这种女孩子,如果我不好好玩一玩,真的是太对不起自己新到手的能力了。
  「稚子。」我命令着:「今天放学以後,到北街的樱花银行前面等我。」我想到了新的点子,而稚子这个骚浪
的名器美少女,很显然的适合我的这项实验。
  放学时已经是下午三点了,稚子果然依照我的命令等在樱花银行前面。在我的耳语命令下,稚子从提款机领出
了一笔为数不小的现金送入我的口袋。稚子家裡是做跨国贸易的,平常就是花钱如流水般的性格,只是没想到我只
是要她去领「一点」钱,她却给了我三十万块,看来真的是基本观念就不一样,我的心中不由感嘆着。
  我带着稚子转过银行,走到了後头的旅馆街区,我转过头头看看,稚子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好像对这种地方
相当习以为常,反倒是我显的不够开放。不过我的目标并不是带她进旅馆,我带她走进了一家叫做「喜悦屋」的情
趣商店;那是我常常购买色情刊物的店面,跟老闆有点交情。
  「这不是驹场吗?好久不见呀!最近店裡多了新货哦???」才刚看到我进门就开始推销的老闆,在看到我身
後的稚子之後就停下了嘴,用一种尴尬又疑惑的表情看着我。
  老实说,我也多少有点不自在,竟然带着女孩子来这种地方,所以我心理已经有了打算,在结束以後要更改一
下老闆的记忆???老闆,对不起了。
  「稚子,跟老闆打招唿。」
  「老闆你好,我是驹场主人的奴隶稚子,请多指教。」
  我的漫不在乎、稚子的从顺恭谨,加上老闆的发呆惊吓,让这家店裡头的气氛一下变得很奇怪。
  「驹场君,你???」老闆结结巴巴的望着我,而我只有耸耸肩回答他。
  「老闆,从今天开始我不买书了,我要跟你买「真正的玩具」」我从口袋掏出那三十万塞到老闆手中,反正不
是我的钱,我乐的大方些。
  老闆回过神之後,暧昧的跟我笑了笑,轻轻顶了顶我:「了不起!驹场君,好!我今天一定让你买的心满意足!」
  我当然也是跟着陪笑了。
  看了看四周众多的平凡商品,我回头对老闆说了:「老闆,我知道你有「另一间店面」,不介意带我去看看吧?」
  老闆贼笑了一声,暧昧的看了看面无表情的稚子:「这???真的好吗?」
  老闆还真不是普通的色呀,连别人带来的女人都想打主义???我心中不由这样想,为了省麻烦,所以我用了
老方法,让老闆别再那么啰唆;反正三十万都给他了,也不会让他损失什么。
  木讷的老闆默默地打开了後头的隐密木门,让我带着稚子走了进去,随後又关上外头店门,呆呆的坐在外面店
铺的位子上看着电视;没有人打扰,我可以安心的看看老闆究竟藏了什么货色。
  打开灯,我看到了一间不算大,却琳瑯满目摆满各种东西的房间。这裡有各种催情效果惊人的禁药,有最限制
级的性感内衣、紧身皮饰,右手边的架子上放满各种各样模拟男人下半身的道具,正前方则是各种模拟女性密处的
自慰器,左手边却摆着一具具穿着性感服饰的模特儿;仔细一看,才发现竟然是本国的高级品、或是外国输入的精
巧性爱娃娃,製作精细的程度让我的分身一下子又挺了起来,恨不得马上走马上阵。
  我深吸了一口气,让心情稍微平静一点,回头对稚子说道:「全身脱光,稚子」,然後走向摆放性感服饰的地
方开始挑拣。稚子则在应了一声後把全身衣服都脱了下来放在角落的椅子上,静静等待我的下一个命令。
  白色的高雅性感连身内衣??这不错??黑色的紧身皮衣,在重要的部分都有开口??这也很刺激??大红色
的紧身弔带袜内衣??很喷血??我一口气挑了七八套高价位、高品质的奢侈品出来放到一边。
  「稚子,先把这件穿上。」我给她的是那套白色的伸缩连身内衣;因为等会我还要带她走出大门,我可不希望
每个人都看到她裙下双腿套着的是黑色的皮靴。
  稚子边穿,我边转往右手边的柜子,挑出了几件看来很能让女孩子疯狂的震动器具;有和紧身皮裤连成一体的
震动棒,有可以同时深埋女性下半身三个洞穴的三合一震动器、同性恋用的双头阴茎、震动胸罩、无线遥控震动器
等等。
  回头看了看穿好内衣,显得高雅迷人的稚子,这次我丢给她的是那件附有震动器的紧身皮裤和震动胸罩:「穿
上这两件,然後再套上妳的制服。」
  「是的,主人。」面无表情的稚子毫不困难的穿上那条紧窄的皮裤,将那根粗大的男性模造物吞入体内,又把
那件可以遥控震动的胸罩裹上了自己丰满的双乳,然後穿上了制服。
  在穿制服时,我才发现那条皮裤还是对她造成了影响,很明显的,充实的快感还是影响到了她行动的流畅。穿
好制服的稚子再度回復成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孔,只是双腿的角度却比之前略为撑开了些。我戏虐性的把手上两个控
制器扭了开,清晰的听到细微的马达声自稚子体内传出,她的双乳微微颤动,她的两腿也明显弓了起来,低下头用
双手紧紧的捂住了两腿之间低声喘息着。
  看了她的反应,我满意的关上开关,她才好似鬆了口气似的重新站直;只是却有些摇摇欲坠的模样。
  正面摆着的那些精巧仿製女性性器,如果是以前,我想我一定是能拿多少就拿多少吧?不过现在我却已经可以
让全世界的美女都臣服我的跨下了,这些东西已经不再需要。我比较有兴趣的是左边摆着的那几具性爱娃娃,以前
我只曾经在色情杂誌上看过,见到实物还是第一次。即使现在,我仍然对这种东西充满好奇,所以我记下其中一具
娃娃的编号﹝最贵的那一具﹞,走出这房间之前,我又随手拿了几种媚药。
  带着稚子走回店面,老闆仍在看着电视,在我的指示下,老闆协助稚子把我挑的东西通通装进了几个纸箱裡,
我又顺便告诉了老闆裡头那具娃娃的编号。在老闆的恭送下,我带着内穿性感服饰的稚子走出了店门;老闆会在今
晚将所有东西亲自动到我家,届时我给他的命令才会解除。
  稚子走路的样子很明显的有些古怪,我知道那是因为有个粗大的男性仿製品正插在她湿滑肉穴中的缘故,即使
是被我控制,生性淫荡的稚子仍然会不由自主的按耐不住本能的需求。为此,我决定坐计程车带她回家。
  到家时已经是傍晚时分,稚子的模样一度让计程车司机以为是生病﹝感谢这纯朴的计程车司机﹞,最後总算是
安然下了车,上了楼,走进了我的家门。
  今天晚上,稚子不折不扣的将成为我的玩具。
  在我的命令下,稚子脱下了那令她搔痒不已的胸罩和皮裤,特别是皮裤,我发现那根棒状物早就变的湿滑闪亮,
满是稚子密穴的淫水;甚至当她脱下的那一刻,我还可以看到一根晶亮的银丝由她的洞口连往皮裤棒上的尖端???
  稚子之所以特别容易受到我的控制,或许根本是天性也不一定。
  稚子不比美幸,她根本不会下厨,或许也是因为她那富家大小姐身份的关係吧。所以我们的晚餐叫了外送的披
萨,才刚吃饱,「喜悦屋」的老闆就出现了,他送进来了一大两小三个纸箱,小的一看就知道是下午买的那些东西,
大的如同棺材般的纸箱,想必就是我指定的那具性爱娃娃吧。替老闆解除了命令之後,他迷迷煳煳的回去了,而我
和稚子则要展开今晚的淫乱之夜。
  稚子穿着那身白色的连身内衣,胸部和密穴都是裸露的,看来实在非常诱人,她就穿着这样替饱餐後的我按摩
了一阵,中途因为我的分身已经受不了而挺起﹝暖饱思淫慾,古人诚不欺我也﹞,稚子还用口舌替我解决了一次,
当然我发射的液体她是完全吞下了。
  按摩结束、外加发射一次,我的精神尽復,开始拆开那些纸箱。两个小箱中果然是下午那些东西,也就暂时不
必再看,打开大箱时却委实精采绝轮。下午在老闆阴暗的小店还看不真切,现在拿回家在灯火通明下一看,才发现
真的是精緻无比;眉毛、眼神、轮廓、身型,无一不似真人,除了没有体温之外,甚至连柔软的弹性也像人类一般。
  我和稚子协力把那具娃娃抬了出来放在地毯上,灵机一动道:「稚子,你也学娃娃一样躺到地上。」
  「是的,主人。」稚子照做着躺了下去,甚至连娃娃为了口交而微张嘴唇的模样也学了个十成十,我突然觉得
也许可以叫稚子去参加话剧社,不但增加了话剧社的看头,也增加了认识美女的机会。话剧社、新体操社、茶道社
和弓道社是我们学校的女子社团,特别是前两个社团,汇集了全校大部分的美女;美幸也是新体操社的一员,所以
腰肢才会那么柔软,体态也如此轻盈。
  我看了看地上两具美丽的身躯,盘腿坐到中间,一手一个玩弄着两边的乳房。
  比起来,娃娃的胸部坚挺多了,但稚子的乳房柔软温暖;人类到底还是比玩偶要来的好。
  接着,我想到了一个非常怪异的点子。
  「稚子???」
  「是的,主人???」
  「稚子,看到这个娃娃没有?她的名字叫亚美,跟亚美打声招唿吧。」
  「亚美小姐,妳好,我是主人的爱奴稚子???」
  「很好,稚子,我现在要妳跟亚美表演同性恋给我看。」
  「是的,主人,稚子爱亚美???」
  「稚子,用这个去爱亚美吧,用最淫荡的姿势去爱她。」说着说着,我把那根女同性恋使用的双头棒状物交到
了稚子手上,稚子脸上一片火热,大腿周围理所当然是湿的,鲜红的乳头也早已翘起。
  稚子缓缓的抚上亚美的硅胶乳房,满脸爱恋的玩弄着,眼睛火热的注视着亚美生硬的表情;对此时稚子来说,
亚美这时是她最需要的情人。稚子一手拨弄髮际,边低下头亲吻着亚美殷红却冰冷的嘴唇,然後一路往下吻;脖子、
胸部、小腹,直到那模拟真正女性製作的洞口。
  稚子裹着白色丝袜的腿跨坐在亚美的脸上,让亚美的鼻子、嘴巴刺激自己的身体,上半身则弯向亚美的密处,
细细舔弄着,爱抚着。然後稚子拿起了那根双头棒状物,缓缓的将其中一端刺入了亚美的身体内部,此时的亚美明
明是女性的模样,下半身却挺立着一根男性的象徵,看起来既淫糜又刺激。
  稚子回过头来妩媚一笑:「主人,稚子要跟亚美开始玩了???」说完翻过了身,翘起可爱的臀部,用一隻手
撑开自己的密洞来对準底下那根竖起的东西。
  稚子左右摇摆了一阵,缓缓往下一坐,慢慢的、确实的,将整根又粗又长的乳胶阳具吞下了大半。
  「主、主人???稚子已经满了???」稚子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痛苦,从腹部隆起的模样看来,稚子的阴道已
经被那根模造品给撑满了,如果再继续下去,就得连子宫都一起用上了。稚子以生涩的动作上下活动着,用自己的
身体在跨下那根物体上涂抹了一层光亮滑润的黏液,口中断断续续的吐出娇美的呻吟,看来稚子相当的受用这种感
觉。
  看到这裡我已经忍受不了了,我走到稚子面前,脚下跨着的是亚美娃娃。
  「稚子,边玩边吸吮我。」我发出了新的命令。
  沉醉在上下套弄中的稚子像回过神似的,用双手和口舌开始侍奉我的分身。
  随着动作不断加剧,我知道稚子的情绪已经渐渐高涨,当然了,我可不希望她在娃娃身上得到最高的满足,那
我就没得玩了。
  所以我看準了时机,突然的发出了命令:「稚子,离开亚美!」
  这个命令的时间实在太巧妙了,稚子本能的抬起了臀部,让跨下那根滑熘的物体离开了她的洞穴,口中含吮我
的动作也突然停了下来。她的大腿微微的颤抖着,嘴巴吐出了我的分身﹝手却没停,依然套弄着﹞,用含煳不轻的
声音说道:「主、主人???让稚子去了吧!稚子受不了了!!」当稚子哀求着的时候,我一眼撇到了她的跨下,
正以惊人的速度狂流着津液,看来我命令她停止的时间正好是她达到高潮的前一刻。
  不说二话,换我突然躺了下来,让分身高高耸起:「跨上来,稚子。」
  欣喜若狂的稚子立刻跪坐到了我的身上,狠狠的用下半身吞没了我的肉棒。
  天呀!我心理想着。现在的稚子体内的吸吮力比白天更为有力灵活,配上那有如荡妇般的动作和娇啼,我和抱
在一起的稚子很快的同时达到了高潮!
  「主人!稚子丢了???!!」
  「稚子???妳好棒!」
  从我们两人的身体交接处流下了大量的水渍,人家说水多的女孩骚浪无比,看来是真的没错了。
  当晚,我和稚子又玩了三次,直到两人拥在一起陷入沉沉熟睡。我已经準备好了明天将要实行的大计划了。
  评分管理共条评分
  回复评分新鲜事帖内置顶举报帖子操作
  离线pd三刀
  UID :8 注册时间2013-04-20最后登录2013-05-17在线时间1 小时发帖183 搜Ta的帖子精华0 铜币205 威望70
贡献值0 银元0 好评度0 访问TA的空间加好友用道具门户编辑
  发帖183 铜币205 威望70贡献值0 银元0 好评度0 加关注发消息管理删除主题删除回复清除用户禁言只看该作
者板凳发表于: 2013-04-30 , IP :175.45.57.174 ,编辑chap3.後宫
  早上醒来,我的体力跟精神都已经完全回復。身旁的稚子身上满是乾掉的汗水、爱液和我的发射物。两腿之间
仍然殷红湿润,看来是连作梦都不忘性慾.
  「小浪货,起床了。」
  「嗯???主人早???」
  稚子抬头看看我,说着说着又睡了回去,看来我的支配能力似乎还对付不了睡神的魔力。
  「稚子,起床!」
  「是,主人???。」
  这次我尝试使用了较命令性的说法,果然稚子立刻弹了起来;看来支配的效力跟我的意念强横与否是成正比的。
  稚子伺候我梳洗,并且替自己也梳洗乾净之後,我命令她在制服裡头穿上了黑色的镂空紧身皮衣,由於胸部和
下体都是裸露的,我只要掀起她的裙子就可以插入她湿暖的肉洞中了。想了想,我又嘱咐她带了一些淫具和性感衣
物放在背包裡,这些会是我今天计划所必须用到的东西。
  我们两人先来到早餐店饱食了一顿,而後便到学校开始正常的上课了。中午我约了稚子到体育仓库又大干特干
了一番,因为这次没有内裤阻挡,做起来轻鬆无比,我只消坐下打开拉鍊让分身露出来,稚子会舔弄到威勐无比的
程度,然後掀起裙摆跨坐到我身上就成了;稚子的名器小肉壶确实是个方便又美味的器官,让我的中午一点都不无
聊。
  下午放学之後,我带着稚子走到学校後头话剧部的社团教室去。我们学校佔地颇丰,因此各社团都拥有相当宽
广的练习空间,非该社团者根本连走都懒得走到别的社团去;换句话说,这附近一带除了话剧社的成员,就只剩下
稚子跟我而已了。
  我站在教室外头,等待稚子填写完成入社申请书,这时话剧社的美女社长——早澄春香召集了原本散乱练习的
众社员,开始介绍稚子的加入。
  就是现在!我心理这样想着,我拉开了门大步跨入,很自然的说了声:「大家好」。理所当然的,所有人都朝
着我看了过来,对我回了声:「你好」。
  话剧社有三十二个成员,通通都是具备中人之姿以上的美少女,加上稚子合计三十三人,就在我的问好声中通
通陷入了等候命令的呆滞状态。
  「我是驹场守人,今後将以监督的身分跟大家一起相处。」
  「驹场监督好???」三十三个人一般呆滞的回答着,其中只有稚子因为已经习惯我的支配,所以回过了神,
温顺的走到了我的身边听候指示。
  「监督,是有外人在时才这样叫我,如果只有我们在的时候,你们要像新社员——稚子这般的称唿我???」
  我说完之後抛了个眼神给稚子,稚子很合作的答道:「是的,主人」。然後另外的三十二个美少女也齐声说着
:「是的,主人」。
  就这么简单的,我顺利的入主话剧社,建立了自己的後宫。
  话剧社的社长早澄春香不但是社内台柱,也是最漂亮的少女偶像型演员。副社长管田可奈子个性较为成熟稳重,
气质的高雅和出色的容貌身段也是备受他人注目的焦点。加上稚子之後,我将话剧社的後宫分成了三组,让她们三
个人去负责管理,我则大享齐人之福,尽情与这些美人玩乐。
  话剧社在排练时多半身着紧身韵律服,例如现在就是。除了稚子在脱下衣服之後是穿着皮衣之外,其他三十二
个少女都穿着各式紧身衣,身姿曼妙之处显露无疑。
  「我亲爱的各位爱奴们」我的声音意外的平稳,而听到我这句话的女孩子们个个脸泛红潮,兴奋的等待我继续
说下去:「今後你们的生命都将为了我而存在,就像稚子???」说着我用手顺势揉捏了一下稚子裸露的乳头和阴
核,她唇中吐出的呻吟显示相当受用。「满足我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记得,在我面前的服装,不但要暴露,而且要
性感,妳们的一举一动都要带着煽情的魔力,务必要让我感到赏心悦目。」
  很明显我的演说让她们感到光荣,能用自己的一切来满足我,似乎成了她们最重要的生存目标;我打从心理佩
服自己瞎掰的功夫。
  「春香、可奈子。」
  「是的,主人。」两女异口同声的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