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梦想之都】(196)【作者:ray1628】
【梦想之都】(196)【作者:ray1628】
字数:53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Chapter 196 调包

  郭晓成一打开话匣子就停不下来,那边司徒帼英反正不会打,也就和郭晓成聊了起来。司徒帼英的语气就如之前的样子,还越说越兴奋的样子,并且告诉郭晓成她在翡翠宫的新工作。

  郭玄光听了一会儿,没发现什么不妥的地方,就偷瞄了司徒帼英一眼。正巧司徒帼英此时的目光也往郭玄光身上而去,四目相投一刻犹如火花四溅的感觉。
  郭玄光赶紧扭过头想:「她不是应该很恨我吗?看那样子又好像没什么的样子呀!」

  「郭同学,怎么都不说话了!上次玩得开心吧,什么时候有机会再找上你的朋友一起去玩玩?」

  郭玄光看着司徒帼英那向往的神情有些不敢相信,他支支吾吾地道:「那……那不是我、我朋友,那天、那天只是碰巧而已,我只是、只是帮郭大少忙,那些都是他的朋友。」

  司徒帼英道:「是嘛?那这么说郭大少应该和那些人很熟了!喂郭大少啊,那你什么时候介绍多一些你的朋友给我认识嘛?」

  郭晓成原本就想和司徒帼英发展一下,不过之前司徒帼英一直不领情。此时听到司徒帼英这么说的郭晓成当然是心花怒放的,赶紧握着司徒帼英的手说:「容易容易,这个很简单的!」

  经理也只是微微一笑,也不打搅郭晓成和司徒帼英,自顾自地玩了。郭玄光对司徒帼英的反应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心里是拿不准主意:「这女警到底是真的喜欢SM还是另有目的啊?那天看她和李傥他们的关系好像是有什么过节似的,现在却摆出这个样子,还对郭晓成那么主动,恐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了。」
  双郭等人就这样玩了好一会儿,经理道:「哎哟,衣服都湿了,我得去换换。司徒,你到咖啡厅那等我吧。球包你就放在球包架的第三个架子上,别放错了!我去洗个澡待会儿过来!」

  郭晓成道:「怎么?那么快就走!司徒啊,反正我们正打得起劲,就呆在这多玩一会儿吧!」

  「行啊,不过下次吧,我怕经理还有什么事情呢!」

  「行行行,光,那我们也休息一会儿,一起去喝杯东西吧!这经理也真是的,居然让美女拎包,真不带劲儿!光,帮帮忙!」于是双郭就和司徒帼英一起来到了咖啡厅,走到门口的时候就把两个一样的球包就并排放在旁边的架子上。
  不巧今天在咖啡厅里休息的人还不少,双郭转了一圈,终于选定了在最角落里面的一张桌子。一坐下郭晓成当然是口若悬河地和司徒帼英聊了起来,郭玄光总觉得司徒帼英对郭晓成的举动怪怪地,坐在一旁懒得搭话。想起两个球包,还有球包里的东西,郭玄光不禁不时地看着远处的球包架。

  突然之间郭玄光发现有一位女子坐在靠近球包架的远处,一副大墨镜几乎盖住了半张脸,身上的装束却不像是打球的样子。只见女子穿着一条深色的碎花连衣裙,还不及膝盖的裙摆根本盖不住两条美腿,任由黑色丝袜散发出的诱惑勾引着男人的魂魄。

  「这是之前认识的徐小姐,没错,肯定是她!」凭那身段郭玄光就知道自己没有认错,而且徐小姐好像也对他点了点头似的。

  「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认识的好像都来了。而且司徒帼英和那徐小姐也总是怪怪地,莫不是她俩之间有什么事?还是……还是球包?」郭玄光自己想着想着就有些紧张起来,手心里也满是汗。

  偏偏就在这时候,和郭晓成那个限量版一样的球包又出现了。只见一位服务员打扮的人背着这第三个一模一样的球包从储物柜的方向往咖啡厅这边走了过来,正当他想把球包放在架子上的时候顿时一愣,可能是没想到已经有两个一样的包在那的缘故。服务员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把包挨着郭晓成他们的放了下来,这样子就变成三个同样的包放在那一排架子上。

  按道理说球包架上还有不少空位,没必要并排把包放在一起。而且这几个明显款式相同,难道是为了显摆而这样做,好像也解释不了。郭玄光觉得甚是奇怪,但是又说不出到底要怎么办,只好仍是有些不安地坐着。

  转眼间经理回来了,但是他好像没有料到郭晓成会缠着不放,脸色有些不悦。当经理看到架子上还放着三个一样的球包,神情更是有些奇怪。

  郭晓成顾着和司徒帼英说话,也没留意身边的事。倒是郭玄光的注意力一直在球包那,看到之前的服务员和此时经理的动作和神态,心里更是狐疑。再加上另一旁的徐小姐像是虎视眈眈的样子,让郭玄光心里顿时像长了根刺一般。
  「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吧?」正当郭玄光担心的时候,他远远看见另外有两名服务员双手拿着东西从咖啡厅前走过。两人走到球包架的时候,不知怎么就绊了一下。「轰」地一下,两人好像是摔得人仰马翻,手上的东西掉落地上不说,还把球包架给撞翻了。

  郭玄光吓得跳了起来,赶紧想走过去。这时服务员的领班像早有准备似的突然赶到双郭他们身前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各位不要担心,我们一定保证你们的球包完好无损的!请放心,你们继续喝东西,我会处理好的!」

  等到郭玄光的视线离开领班重新回到球包上的时候,三个球包已经回复到原位,看上去果真是毫发无损。郭晓成根本就没留意远处的事,当然不把事情放在心上,但郭玄光觉得这不像是突发事件。

  过了一会儿,似乎一切都安稳下来。当郭玄光觉得事情告一段落的时候,徐小姐突然站了起来往球包架那走了过去。很不凑巧地,徐小姐恰恰就在球包架旁边拐了一下脚,那三个球包自然就又遭殃了。

  这次郭晓成依然是事不关己似的,不过另外倒有三人同时往徐小姐那扑了过去。郭玄光自然是一个,另一个是刚才的领班,第三位就是与司徒帼英同来的经理。

  可能众人都没有想到还会有意外发生,而且球包架离众人也有些距离,等郭玄光三人冲到徐小姐跟前的时候,三个球包已经回到了架上。

  「不……不好意思,我……我刚才没看清路面,真的是不好意思。球包应该没事的,有什么问题我来赔偿吧!」美女一边说一边眨着眼睛发出连绵不断的电波,似乎让人站都站不稳的样子。

  经理和领班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道:「没事、没事,一个球包能有什么事,小姐你没事就好了!」

  郭晓成也道:「兄弟,那么紧张干啥,那球包可是个好东西,摔不坏的,不要紧的!」

  虽然大家嘴上说没事,但是郭玄光却感到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果然那经理返回座位后脸色一沉,很快就招呼司徒帼英道:「司徒,我还要赶回去开会,我先去停车场拿车,你拿着包到门口等我吧!」

  郭玄光自然是又要帮司徒帼英了,不过这次那领班倒是有些紧张地走了上来道:「先生,你刚才的包放在第二架子上的,别弄错了!」

  郭晓成大大咧咧地道:「怎么会、怎么会,自己的包还不知道!」不过说真的郭晓成对自己的这个包确实已经不太熟悉了,就连球包的重量他也分辨不出。
  送走了司徒帼英以后,郭玄光总想看看那球包,他还惦记着包里的东西。但是郭晓成自己背着那个包,郭玄光也不好意思说上去翻什么的。看着那球包被郭晓成放回到储物柜里,郭玄光只好想着等郭晓成走了再来检查一下了。

  于是等郭晓成一离开没多久,郭玄光就找了个借口落了单,马上返回俱乐部了。经过咖啡厅的时候,郭玄光发现那徐小姐仍在那,似乎正在等他。

  「嘻嘻,还没打够?我就知道你要回来的。要不这样,我知道另外还有个练习场不错的,一起去玩玩?」

  郭玄光当然不是要打球,但是他没想到徐小姐会有此一问,顿时傻了眼。
  「好了好了,别说了,走走走,拿球包马上就走呗!」

  郭玄光不知道这徐小姐是什么意思,稀里糊涂地和她来到了储物柜前。徐小姐一手拿起郭晓成的包突然压低了声音道:「走,赶快跟我走,我给些证据你看,再不走就走不了!」

  「证据?」郭玄光心里一突,「难道这女的知道我把东西放包里了?不可能不可能!她怎么可能猜得到?」显得有些紧张的郭玄光赶紧把手伸到球包中下部的一个小袋子一搜,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没有了,那东西没有了!」郭玄光脑袋里轰的一声,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已经坐上了徐小姐的车。

  「呵呵,怎么?知道这不是你的包了吧!哦对了,还没正式自我介绍,我叫徐瑗,你呀就叫我声媛姐就好了!」

  「不是我的包?」郭玄光被徐瑗弄得有些糊涂了,一脸茫然地看着她。
  徐瑗一边开车一边注意着后视镜,过了一段时候才喜上眉梢地道:「成了,今天我终于捣了他们一下子!」

  很快徐瑗就把车在一条安静的路面停了下来,她马上翻开球包最底下的一层,从里面掏出一包东西来。郭玄光看看包里的东西,终于确信这不是郭晓成的包,很可能是刚才弄错了。

  徐瑗举着身上的东西道:「你之前不相信我是接头人对吧,今天就让你开开眼界。我手上的就是海洛因,刚才那些家伙其实是想用两个一样的球包进行交易。没想到你还有一个一样的,我就顺手捉弄了他们一下子,哈哈!」

  「什么?你说什么?」郭玄光以为徐瑗在讲故事,完全不敢相信。

  「我早就留意他们很久了,每次都是用相同的招数。不过这次因为多了一个包,他们就找两个人演了一出戏。那原本要收货的人也是很谨慎,每次都让不同的人帮他拿包,出了事也可以赖!」

  「什么?你在说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人?」郭玄光越听越怕,仿佛自己又已经掉入一个深渊似的。

  「没事,你别慌!我记得很清楚的,不会换错了,你那个包应该在俱乐部手上!」徐瑗得意地道,「你待会儿只要装模作样地回去发发脾气,说包给弄错了,他们就会把你那个包还你的!」

  郭玄光道:「哎呀,我不管你手上的是什么,我只要拿回我那个包就可以了。我……我……我有很重要的东西在那个包里的,不能不见的!」

  徐瑗看郭玄光的样子不像撒谎,顿了一下问:「你说的东西是不是就是有人拜托你保管的?」

  郭玄光没有说话,盯着徐瑗略显焦急的样子看了一会儿,脑子里却是飞快地转着:「今天的事也太巧了,这美女和司徒帼英同时出现,还有球包,一切都是安排好似的。那包东西说是海洛因,但是对我来说怎知什么东西,说是面粉我看也是差不多!」

  「你不会真把东西放那吧?」徐瑗看见郭玄光的样子,眉头开始皱了起来,「不过不用紧张,那帮家伙也不会乱来,就算看见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
  郭玄光看着徐瑗的眼睛,突然拎起球包转身就走。他觉得一切都太巧合了,他不敢相信,他只想远离这一切。无论徐瑗怎么喊,郭玄光始终没有再扭头,就这样离开了。而徐瑗可能已经得到了球包里的东西,也没有强留郭玄光。

  在回去高尔夫球场的路上郭玄光已经打定了主意,他不想再趟这浑水了。「我就一个普通学生,没来由的又是警察又是证据,现在连毒品也来了。我可不要再管了,回去把包换回来就算了,那证据有就有没有就没有,管它的!」自觉想通了的郭玄光很快就到达了球场,刚才那位领班马上就出来相迎,客气地把他请到了一间办公室里。

  领班恭敬地请郭玄光坐下,然后接过球包马上就伸手到刚才徐瑗搜过的地方一探,跟着脸色变了变道:「嘿嘿,您说球包搞错了,那不知您检查球包的时候弄丢了什么东西没有?」

  郭玄光大刺刺地道:「没有啊,我一打开就发现球包搞错了,接着就回来换了!」

  领班盯着郭玄光笑了笑道:「好,我相信你!我想我们手上的包应该就是你的吧,来,你看看!」

  郭玄光先看了看杆子,确认就是郭晓成的那套,心里就安定下来。不过他不敢再看其它地方,抬头就道:「没错没错,就是这套杆子了!」

  郭玄光虽然没看领班,但是领班的眼睛半秒也没有离开过郭玄光。只见领班的眼神像刀子一般架在郭玄光头上,锋利的刀锋就像瞄准了他的脖子似的。
  如果郭玄光此时看见了领班的目光,恐怕心里肯定是不寒而栗。不过他好像早已预料到这状况,根本不和领班眼神相触,装作气定神闲地说:「好了,谢了,既然球包已经换回,我就不打搅你了!」领班虽然目光凌厉,但最后也没出什么出格的事,仍是很有礼貌地送郭玄光出了办公室。

  出了办公室的郭玄光如释重负,直接把球包放回到储物柜里。他也没有查看那赵盈托付的钥匙和网盘资料还在不在,因为他决定不再管这事了。无论那些东西有没有被人拿掉,郭玄光决定再也不想。他觉得自己已经被牵涉到一些他根本不应该参与的东西了,为了避免有什么不必要的麻烦,以后他要装作一概不知。
  答应了赵盈的事没有完成,郭玄光心里其实是有些歉意的。不过赵盈也消失了好长时间了,可能那些东西早已不需要了。郭玄光不断安慰着自己,就像是自言自语就能把这事给忘了一般。

  第一第二个球包已经在球场里相互交换了,那么第三个包呢?那自然就是经理车上的那个了。离开俱乐部后,经理直接把车往翡翠宫的专用停车场。因为交通的缘故,当郭玄光已经和领班交换了球包后经理和司徒帼英才到达。车子停好后,经理也不管司徒帼英了,马上冲到行李架里打开了球包。

  「该死,真该死!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经理、经理,你……你没事吧?」看见经理那略显疯狂的样子,司徒帼英有些不解地问。

  经理看都没有看司徒帼英半眼,在车尾来回踱着步道:「这没你的事了,该干啥干啥,别在那唠唠叨叨!」

  这可是司徒帼英头一回看到经理这个样子,她不想自讨没趣,赶紧离开了。
  对于司徒帼英来说,今天下午的事并没有引起她的关注,而经理的突然发飙她当然也没放在心里。

  但是郭玄光可不一样,因为之前实在发生了太多的事了。虽然他不断嘱咐自己要把这事忘了,但是如果他不去看看包里的东西他的心又如何能安定下来呢?
  「12点,就选这个时候回去吧!」郭玄光不想再和那领班见面了,他决定等到球场临关门之前再回去。根据以前的经验,将近关门的时候就只有值班的保安在,那领班应该早就离开了。于是郭玄光晚饭后就坐立不安地在房间里耗着,在大概11点30分左右来到了球场附近。

  晚饭后的郭玄光一直在想检查球包后的事情,那无非就是两个结局:东西还在或是已经没有了。如果钥匙和纸条还在,郭玄光决定马上交给那徐媛;如若不然就更好,他就当做从来没答应过赵盈什么就是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