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同人)【作者:一狼洞其中】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同人)【作者:一狼洞其中】
字数:200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同1

  徐建看完了视频,知道了可心再次出轨的过程,虽然可心被思建设计了,但是她确实还是爱上了思建。

  这样也好,可心需要一个可以满足她性欲的男人,他们在一起也许会更加幸福。

  而且我也有了冷,还有了小吉,不是吗?不管怎么样,我离开了三年,但是这三年可能发生了很多事情。

  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我是否应该见他们一面。

  最终徐建还是决定去看看他们,他本来就是来寻找答案的,答案已经有了一半,只要确定他们现在过得好自己又有什么好纠结的。

  不过就算见面也不能是现在,他决定先观察一段时间。

  万一有什么自己接受不了的事情发生,也好有个缓冲。

  第二天清早,徐建伪装自己,然后躲在小区角落里等着可心下楼,他知道可心这个时间不出意外应该会去上班的。可心没让他失望,车祸醒来后徐建第一次见到了昔日伊人。她瘦了,一脸憔悴,双眼无神,但是容颜依旧没什么变化,依然那么妖娆。徐建想也许自己的离开对他来说是好事,但为什么那么憔悴呢?难道因为自己打得那个电话。

  可心一路走出小区,没跟任何人打招呼,一脸的冷漠,彷彿过着与世隔?的生活,她以前不是这样的。这么说她还是变了,在她身上再也找不到之前那个温柔善良,热情大方的美女老师形象。直到可心的身影消失在远方,徐建一直在发呆,可心的表现跟他的想像有些出入。不知道思建现在怎么样,徐建决定继续等着看看思建。

  等了2个小时,依旧没看到思建。徐建有些纳闷。也许他们不住在一块。
  徐建决定去打听一下。走向小区的保安亭,小区保安早就换人了,这个保安不认识徐建,这让徐建很满意。保安告诉徐建,他知道可心,毕竟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总是容易让人记住的。但是保安告诉徐建,他从没见过可心家里住过男人。他来这里2年了,只见过可心一个人从家里走出来过,或许有男人他只是没见到也是有可能的。但是两年的时间没见到,这个概率实在太低。

  难道可心没跟思建生活在一起?

  徐建决定去可心家里看一下,家里的钥匙自己已经没了,但作为一个战地记者,开个门不成问题。站在门外,这个自己熟悉又陌生的家门,门外跟自己走之前一模一样,鞋柜在门里,看不出家里住了几个人。多么熟悉的场景,彷彿可心就站在门后面等着徐建回家,笑吟吟的为他取下外套,然后转身走回厨房,叫他准备洗手吃饭。

  徐建收拾了下思绪,决定进屋看看,门锁没有任何难度,但是徐建还是小心翼翼没发出任何声音。轻轻地打开了门,推门而入。鞋架上大部分是女人的鞋子另外有一双男士拖鞋,那女鞋肯定是可心的。男拖鞋也不是别人的,就是徐建的。以前他经常穿的,他不会认错。看来思建真的不在这里。他们之间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

  徐建走进客厅,关上门。家里还是跟以前一样,这让徐建感觉他只是离家一个月而已,就好像出了一次差,如果真是这样那该多好。

  徐建推开了卧室的门,这间房自己曾经睡了那么长的一段时间,现在推着门居然有一种沉重感。犹如门后有双手在抵着不让他进去。徐建知道,这是自己心里害怕,他害怕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他害怕自己那颗原本破碎的心,再次留下裂痕。但是有一股魔力又支配着他推开了那扇门。门里面跟以前一样,一样的床,乾净整洁,床头的婚纱照,可心依旧笑的甜蜜。一切就好像没有变化,自己昏迷的那三年就像做了个梦。

  徐建走出主卧,环视一周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他推开了厕所的门,里面一条男士内裤,进入眼帘。徐建心理像吃个苍蝇。发出苦笑,那条裤子一看就像是思建穿的。但是旁边却没有可心的内衣裤,徐建把视线头象牙刷的地方,两个杯子,一个杯子里面两把,一个杯子一把。看来思建确实是住在这里,没有回去他的四合院。那一个杯子里的牙刷应该就是可心跟思建的了。

  只是两把牙刷中的一把他觉得有点眼熟。

  自己以前用过的毛巾也挂在墙上,他们或许只是以母子的关系继续生活在一起。

  徐建迅速想到了思建的房间。

  迫不及待来到门口要寻找答案,当手放在门把上时他停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挥去脑中的思绪,自己原本就以为他们是一起生活的,有什么好害怕的,难道自己对可心还充满幻想吗?门开了一条缝,迎面扑来一股浓厚的女性淫液的味道。

  徐建强忍着噁心推开房门,床上躺着一个一丝不挂的老头,床上放满了各种跳蛋、假Y具、皮鞭、绳子……床边的垃圾篓里堆满了纸巾,里面还有几个用过的套子,只是里面没有男人的精液。

  这一幕让徐建大吃一惊,久久不敢相信。

  家里怎么会有一个老头,干吧的皮肤,佝偻的身躯,看上去一身的骨头。
  那个男人是趴着睡的,看不到面容。

  徐建怎么也想不到,可心没有跟思建在一起居然跟这么个老头同居了,房间还摆满了各种SM用具,这到底是怎么了,三年的时间已经让可心变成这样一个女人了吗?到底发生了什么?

                同2

  这个时候,客厅传来开门的声音,徐健楞了楞,已经中午了,这个时候回来的不知道是可心还是思建。自己该不该遇他们想见,徐健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正犹豫着,厨房传来了做饭的声音,徐健觉得回来的是可心的可能性大一些。这个时候回来做饭肯定是为了床上的这个人。等下做好了饭,就会来叫醒他。自己站在这里面,根本无法躲藏,还不如主动现身想见。

  徐健轻轻的推开了门,走了出来,看到在厨房忙碌的可心,心里百感交集,可心还没有发现自己。

  正在忙着做饭,身上穿着一件长外套,长衣长裤包裹着,特别保守。

  看来可心真的变了,以前回家立马就会换成暴露性感的家居服。

  中午还要回来给人做饭,看来跟床上的那个男人,过得很好。

  她为什么不跟思建在一起,找这么个老头呢?想到这里徐健心里特别烦躁,特别想离开这里。

  但是脚确灌了铅一样,他就那么定定地现在哪里,静静的看着可心。

  可心满头大汗,终於想起要脱掉外套了。

  她还是那么优雅,脱掉外套转身走出厨房,猛然看到徐健站在思建的房门前。
  「老公!」沧桑的声音充满了惊喜,眼中闪出动人的光彩,「真的是你,你没事,你回来了」。

  看着房门前的徐健,眼中的惊喜慢慢消失,逐渐变得泪眼朦胧,呆呆的站在哪里,不知所措,只是嘴里反覆地说着「对不起」。

  然而徐健却死死盯着可心脱去外套后,裸露的手臂上那触目惊心的伤痕,新伤,旧伤,一条条,一列列,层层叠叠,奼紫嫣红。

  难怪她长衣长裤,包裹的这么严实,原来是为了遮盖身上的伤痕。

  难道是床上的那个男人弄得,对了,这是鞭伤,这是房里那些SM用具弄出来的。

  徐健露出苦涩的笑容,可心居然沦落到如此境地,她还是可心吗?但是看到可心的伤,心里又在滴血。

  脸上表情变幻不定。

  将徐健表情看在眼里的可心,有些惊慌,有些疑惑,有些哀伤。

  蹲在地上,抱头压抑地哭了起来。

  徐健不忍心,可心的哭声戳到了他内心的柔软。情不自禁地上前将她扶起,用手梳了梳她的秀发。看着触目惊心的伤痕,想要抚摸却又怕弄疼了她。

  徐健的动作让可心原本压抑的哭声更加放肆了起来。

  哭过以后可心心情平静了些,这才感觉到徐健的目光一直在盯着自己手臂上的伤,慌乱地用外套盖了盖。徐健看着可心,将她扶到椅子上坐下。柔柔地问到:「你过得还好吗?」

  闻言,可心情绪再也不受控制,眼泪一遍遍湿透着她的脸颊。无声的哭泣,让她浑身抽出。压抑了三年的情绪像是找到了宣泄口,犹如火山爆发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徐健心里莫名的哀伤,可心这些年肯定是过得不好,想到这里徐健一阵烦闷。也充满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床上的男人像是睡死了过去,一点动静都没有。徐健就这样默默地陪着她,等着她哭完。

  可心终於抹了抹眼泪,收拾了下情绪,哀伤地说:「老公,我还可以叫你老公吗?」

  这句话冷也问过自己,徐健一下子不知道怎么答,沉默着没有说话。

  可心的哀伤加深了几分,想了想平静地说道:「你都知道了,对不对?」
  徐健自然没有回答,「我对不起你,我也害了思建,都怪我」。

  说着眼泪又要流了。

  徐健打断了她问道:「思建怎么了?你身上的伤怎么回事?」

  「思建你不是已经看到他了,我身上的伤……」

  「床上的男人是思建?」

  徐健的质问吓了可心一跳。

  可心呆呆地看着徐健,徐健更加确定了,思建怎么变成了那个样子。

  自己虽然恨他,但是他也是自己的儿子,看到他从那个高大威猛的男人变成那样人不人鬼不鬼的老头,徐健觉得不可思议,难道是冷做的?於是再一次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心这才明白其实徐健不知道那个男人是徐健。

  但是她不想再骗徐健,也不想再瞒他什么,自己这三年来受够了折磨,惩罚自己这么久,终於换来了爱人的平安。

  三年来自己一直封闭着自己的心门。

  压抑那么就的情绪终於可以倾诉。

  她决定向他坦白一切。

  把自己彻底裸露在爱人面前,释放自己的灵魂。

  可心开始了自己的诉说:「我跟思建的事情我真的不想伤害你,我好讨厌自己,那次你出差20多天,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单独面对思建,我好害怕,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去想曾经发生的事情,一想起那些我身体就会有反应,我就是个淫荡的女人」可心哭了起来。

  徐健听得有些烦闷打断了她的话,「这些我都知道了,其实不怪你,思建给你下了催情药」。可心心中震惊:「什么!怎么会这样,你怎么知道?」

  「冷冰霜在我们家装了监控,我都看到了」可心:「原来如此」。

  徐健:「你就跟我说说这三年你怎么过的吧」。

  可心看了徐健一眼,眼神複杂,自己跟思建那些事原来他都看到了,那自己那淫荡的表情他也是知道了。

  想到这里可心心中苦笑,冷冰霜肯定早就知道了,自己居然想着瞒,还那样欺骗他,难怪他走的那么决?,自己真是个**的女人。

  只有冷冰霜才会给他幸福,自己只会伤害他。

  他们在一起这么久,冷冰霜让自己跟老公离婚,现在他们应该是夫妻了。
  自己是个外人,老公愿意来看我,让我知道他还活着,我应该感到满足,自己的贪心让自己一无所有,我还求什么呢?想到这里,可心像坚定了什么,表情平静了起来。

  淡淡的说着,像是说别人的事情。

  「在你离开以后,我跟思建一直追着你的车,但是还是追丢了,再也找不到你,也不知道你去了哪里。

  后来我想到了冷冰霜,只有她能找到你,於是我打电话找她,她告诉我你死了,听到你死了我当时感觉天都塌了,冷冰霜没找我们麻烦,也没有出现过,我明白了你没事,她只是不想让我见你,但是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我特别担心你,我好痛恨自己,我想我真的伤了你的心。

  於是不停地找她,只想确认你过得好不好,可是她开始不想搭理我,后来她让我跟你离婚,如果我答应跟你离婚,她就告诉我你的情况。

  我答应了,因为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你,不再适合做你的妻子,你出事我都找不到你,也只有冷冰霜才会给你幸福「。

  徐健有些惊讶:「我们已经离婚了吗?」

  「是的,我没资格再叫你老公了,可你是我永远的老公,我这辈子不会再有别的老公了」,可心平静的脸上又露出了哀伤。

  「你不是还有思建吗?」

  可心听到这句话,像被蛇咬了一口。

  双手抚摸着手臂上的伤,抱头又哭了起来。

  徐健看着可心,这些伤难道跟思建有关?如果床上的男人是思建再加上那些东西,可心的伤肯定是思建造成的了。

  可心哭了会,没有说起思建,而是继续接着之前的话题:「我跟你离婚以后,冷冰霜还是没告诉我你的消息,并且把联系方式也断了,你彻底从我的世界消失了,我当时万念俱灰,这肯定是上天再惩罚我。

  我欺骗你,她骗我,这是我应得的,我没有怨她,我只想你平安无事,开心幸福,别无他求。「

  可心停顿了一下,像是在犹豫什么,不过最后还是开口了:「那段时间,我满心愧疚,思建一直陪在我身边。」

  可心看了看徐健,发现徐健没什么反应,於是继续说道:「他很懂事,一直在安慰我,照顾我,我本想就这样过一辈子算了,但是你离开以后,思建每次找我亲热,我都没有心思,以前的身体反应好像一下子失去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开始思建还很体谅我,拒?的次数多了,后来他有些不赖烦了。

  可是我又没有心情去安慰他,我也努力去尝试过,但是没有你的世界,我对那事真的没有兴趣。

  有一天他晚上回来,喝了点酒,没有再迁就我,我也没再拒?,但是我依然没有感觉,那天他很粗暴,但是没多久他就放弃了,什么都没说一个人出去了,我知道他难受,他也许需要发泄,我没有去找他,直到一周以后他才回来,一脸的?废,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也没说,那晚他又要跟我亲热,我没有拒?,他很温柔,但是弄了半天他也没反应,我才知道他身体出问题了,他很震惊,很害怕,我安慰了他问他发生了什么,他开始不肯说,最后在我的追问下,才知道那晚他去酒吧买醉,遇到一个女人,开房的时候被女人的丈夫捉奸在床,女人的丈夫把他关了起来,找了一些人折磨他,还查清了他所有的资产,全部都弄走了。
  他哭着跟我说,除了我他一无所有了「可心说到这里停住了,徐健长叹了一口气,这也算是报应吗?自己这个做父亲的真失败,自己的儿子自己没勇气管教,最后还是让别人来惩罚。

  「那你身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可心叹了一口气,怔怔地说道:「思建从那以后整个人特别?废,再也没出过门,我不得不打起精神来照顾他。但是他变得越来越阴郁,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安慰了也没用,只能靠他自己想通了,只是他脾气也越来越差,后来他晚上就来折磨我,羞辱我」。可心的声音越来越低,声渐成泣。

  「那你为什么不反抗?任由他折磨?」

  可心明显知道自己会这么问,回答得很从容:「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太贪心,有一个爱我的丈夫,还会去出轨。我明明爱着你,但是任然管不住自己身体,后来甚至管不住住自己的心,这一切都是上天给我的惩罚,我想受着,这样我才会安心,老天才会愿意听我的祈祷,我希望你平安无事。」

  徐健听得感慨,曾经那么明艳的美女教师,现在居然会祈祷上天,唉!「那你爱思建吗?你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可心有点不敢相信徐健会这样问,弱弱地答道:「我不知道爱不爱,但是我欠他的,不是因为我,他也不会变成这样」

  「跟你离婚以后,他成了我的养子。但是思建不愿意,於是脱离了跟我的养母子关系」。

  「你身上的伤是鞭伤吗?」

  徐健想确认。

  「大部分是,还有他咬的……」

  可心有些闪烁。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继续这样受着吗?」

  徐健有些烦闷,问的很严厉。

  可心突然有些开心,第一次露出了笑容,可能是太久没笑了,彷彿一下回到了以前那个美女教师,轻松地说道:「我想过这个问题,如果没有你的消息,我打算一直这样接受对我的惩罚,但是你现在来看我,我知道你没事了,我想结束这一切」

  「思建其实是我的跟凤君的儿子」徐健想了想,决定告诉可心思建的事。
  「我知道」可心说的很平静,好像早就知道了。

  徐健怔怔地望着她,她解释道:「思建已经跟我说了,他除了折磨我还会羞辱我,你安装监控被他控制的事情他也告诉了我」。

  徐健有些百感交集。

  事情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自己居然已经跟可心离婚了。

  为什么冷不告诉我呢?看思建那个样子估计也受够了折磨,不知道冷有没参与思建被捉奸的事。

  不知道冷知不知道他们的事情,她跟我说过他们很好,难道指的是这样?对冷来说这样确实随了她的心。

  可心静静的看着徐健,彷彿世界就剩下他们两个。

  她感到特别安宁,徐健不说话,她也就静静的看着他,不敢破坏点这份安宁。
  她甚至希望这安宁就这样持续下去,直到天荒地老。

  徐健站了起来,决定离开。可心这才想起自己是回来做饭的。看着徐健有离开的意思她心慌意乱,想要让他留下来,又怕他看到思建心里不开心。

  「我走了」徐健看着可心说,但是没有动,像是等着可心的反应。可心内心挣扎,想要挽留,却又不敢。扭捏了一阵只是问出一句:「你跟冷冰霜结婚了吗?」
  徐健没想到她会问这个,其实自己也不确定,但是冷一直以自己的妻子自居,估计是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已经跟自己办证了,证件对她来说不算什么,毕竟自己的医疗过程需要最亲近的人签字,可心跟我离婚了,只有冷才能决定了。於是模糊地答了句:「也许吧」。这次徐健转身走到门边,打算离开。可心追问道:「你现在住哪里?」

  「我一个人住酒店」,徐健想了想如实回答。

  「可以回家里住吗?」

  可心充满期待。

  「这里还是我的家吗?」

  徐健有些萧瑟。

  「当然是你的家。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回来好吗?我离不开你」可心有些激动,带着哭腔,总算鼓足了勇气上前抱住了徐健。

  徐健没有躲开,任由她抱着。

  徐健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自己确实不想见到思建。拍了拍可心的背,可心却抱得更紧,眼泪打湿了徐健的衣服。徐健安慰她:「要不要他带她去医院看看身上的伤」。可心根本不在意自己的伤,只想多抱他一会。徐健想她可能是不想他看到她身上更多的伤。於是劝他以后别再折磨自己了,自己真该走了,他感觉思建像是马上会醒过来似得。可心在徐健答应以后会来看她才放开徐健,看着他消失在楼梯口。

                同3

  可心下午没有去上班,向学校请了假。然后坐在餐厅里静静地发着呆。也没有叫思建起来吃饭,做好的饭菜也没有端出来。

  徐健也没有直接回酒店,去了以前上班的地方,也没有在公司露面,他不知道怎么面对以前的同事。

  看着公司大门那些进进出出的人那些陌生的面孔,思绪有些游离:这就是徐健之前花大部分精力为之奋斗的地方?那么些年的努力自己到底得到了什么,这工作让他认识了可心,但是也让他失去了她,而且让她饱受摧残,现在看来可心跟思建也没法继续生活了?徐健有了冷,可跟这工作没关系。

  徐健知道冷是爱他的,那份爱如此清晰,似乎已经爱了几辈子,从一看到她徐健就感受到了。

  他只是一直都在逃避,有些受不起那份爱。

  他没有为她做过什么,除了小时候救她的那次,他都快忘了有冷这个人。
  她的再次出现,犹如梦幻,瞬间佔据了他妻子的位置,他有些害怕,但是他很喜欢那种感觉,但是他没有底气去享受那份爱。

  她是那么优秀,像一个女王,徐健算什么?只是一个小记者,他们的身份有天壤之别。

  徐健反覆地想着冷跟可心。他对待可心除了丈夫对妻子的爱,因为亏欠,还有一种彷彿对女儿的宠爱。徐健是可心的依靠,是可心心中的那座大山。

  可心一生过的顺利,没经历过什么挫折,心灵上一直有徐健在呵护她,也许她也想好好的去呵护一个人,她跟徐健没有小孩,思建无疑成了她最想呵护的人。
  徐健越想心越乱,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不知不觉来到了可心上班的学校大门。

  上次就是在这里跟可心摊牌的,可心提着高跟鞋奔跑的样子还历历在目。
  徐建想看看可心上班的情况,只是她早已经不再教书,她管理的那个实验教室自己一次都没去过。

  为什么不去看看呢?现在正是上课期间,校门紧闭。

  於是徐建走到传达室哪里,守门的大爷问徐建找谁。

  徐建说了可心的名字,大爷问徐建是她什么人。

  徐建犹豫了,该怎么说呢?守门的大爷看徐建不说话,叹息了一口说道:「你是来追张老师的吧?她今天下午没来上班。」

  可心没上班,这让徐建有些意外。

  那还进去吗,徐建有些为难。

  大爷像看穿了他的心事,其实自己就是可心的丈夫,这感觉一点的不好,看来可心还是那么受人欢迎。

  徐建对大爷说了声谢谢,转身离开,背后的大爷又是一声叹息:「唉,可怜的女娃!」

  徐建不知道这大爷知道多少,既然不认识自己估计也是听别人说的了,那自己跟可心的事情在学校也是传开了吧,看来她在学校过得也不好。

  徐建走到学校的围墙边,这所学校的围墙是铁艺围墙,站在围墙外可以看到学校里的操场。操场上一群群学生,充满了青春的活力,三三两两像是在上体育课。年轻真好!徐建感叹着,看着这些孩子,自己像获得了重生。可心本应该跟这些青春的孩子在一起的。

  徐建看了很久,心灵像是被洗涤了一遍。徐建离开学校的时候表情很轻松,整个人都年轻了。甚至拉着那些黑衣人一起吃了个大餐才回到酒店。

  回到酒店,徐建站在落地窗旁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他突然有些想念冷冰霜跟小吉。想了想给冷冰霜打了个电话。

  接到徐建的电话,冷非常开心,赶紧把小吉叫过来,让他叫爸爸。父子两温存了一会,冷冰霜问徐建:「你见到他们了吗?」

  「见到了」徐建回答得很平静。

  「他们过得怎样?」

  冷的追问有些底气不足。

  徐建想了很久,没有正面回答,淡淡地问到:「冷,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一直知道他们的情况?我今天见到了可心,还跟她聊了很久,她跟我说了很多,但是我没跟思建见过面,我只是看到了他,他们的变化实在太大」。

  冷冰霜也默契的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问徐建:「你还爱可心吗?」

  这个问题徐建其实已经想了很久了,要说不爱,自己跑回来干什么。回来不就是因为还爱她,希望她有个好归宿。但是要说爱,自己怕是给不了她想要的爱,并且自己现在有了小吉,也不可能离冷冰霜而去,他真的不知道在怎么回答。
  冷冰霜等了很久都没得到徐建的回答,於是电话的那边传来一个哀伤的声音:「那你还会回来吗?」

  徐建知道冷冰霜以为自己想要继续跟可心在一起,他不想她那么难过,声音也温柔了很多:「别傻了,我当然会回去,你现在是我的妻子,小吉是我的儿子,我当然是要回家的。」

  「老公!」冷冰霜的声音带着哭腔,在自己爱人面前,她也始终是个女人。收拾了一下情绪她开心的说道:「能亲口听到你承认我是你的妻子我真的好开心,我跟小吉等着你回来。」

  「傻丫头,我们不是已经结婚了嘛」,徐建下午就已经想好了,虽然自己配不上冷冰霜,但是自己应该勇敢的面对这份爱情,不应该辜负了它。虽然自己也爱可心,但是自己对可心已经付出了很多,不管怎样自己对可心也是无怨无悔。但是对冷冰霜给得实在太少,既然不够那就从现在开始补偿。

  「老公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冷冰霜听到徐建的回答有些意外。

  徐建对冷冰霜的回答更意外:「可心告诉我你让她跟我已经离婚了,难道我们没有结婚,那我昏迷的那段时间,谁为我签的字?」

  冷冰霜明白了徐建的想法,弱弱的说道:「老公,你住的医院是我们自己家的医院,我可以无条件签字的。我本想做主跟你结婚,但是我怕你不开心,我更希望你能在清醒的情况下跟我结婚」。

  徐建没想到自己现在是个自由人了。这种感觉很奇特,很轻松,似乎不用再为谁负责,可以只为自己活着。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半天没有回应。冷冰霜叫了一声「老公」才把他拉回了现实。

  徐建:「我有些意外,不好意思。」

  冷冰霜:「老公,你别对我说不好意思好吗,我知道你对我依然有些疏远,我知道你心里一直对我有些抗拒,但是你就是我的唯一,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我真的好爱你。」

  冷冰霜的情意,徐建一直都知道。

  只是冷冰霜不知道的是徐建现在已经解开了心结。

  她更不知道徐建其实从一开始就喜欢她,只是徐建没有底气面对那份爱,再加上可心在徐建心中佔据了太多的空间,他一直强压着那份来自冷冰霜的爱。
  时刻保持着距离。

  徐建现在已经不再纠结,一切随缘不是挺好的嘛。

  上天待自己真的已经很好了,以前以为自己会?后,但是上天把思建带到自己面前。

  虽然思建是个白眼狼,但是冷冰霜把小吉带到了自己面前,自己还有什么好委屈的。

  现在听着冷冰霜诉说的衷心,徐建挺挺自己不算挺拔的胸膛爱怜道:「我知道的,我一直都知道,好好照顾小吉,别胡思乱想,等着我回来。」

  「嗯,老公,我会的,我都听你的,你自己也多保重身体」,冷冰霜喜极而泣。

  徐建结束了通话,带着满足的心情洗了个澡。回到电脑旁,看到了那个黑色优盘,徐建想可心跟思建现在在干什么呢?心情突然有些忐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同4

  徐建连接上电脑,打开实时监控的画面,看到客厅没有人。

  於是转到思建的卧室,只有满地的淫具。

  徐建迫不及待地将监控转到厕所,还是没人。

  徐建有些害怕,磨磨蹭蹭地打开主卧的视频画面。

  徐建顿时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屏幕,屏幕里出现惊人的一幕。

  可心全身赤裸,满身的伤痕,纵横交错。

  双手双脚被绑着,双手动脉被人划了一条口子,血流不止,嘴巴里喃喃地低语着什么。

  床边站着一个男人,手里拿着一把刀,情绪很激动,手舞足蹈。

  徐建现在才看清楚拿就是徐建,他不但身材佝偻,瘦骨嶙峋,连头发都秃了好多,一脸狰狞,大声的狂吼:「谁也不能把你抢走,你这个**!」

  「你以为他回来了,就能把你带走。

  他有冷冰霜那个**,你以为还要你吗。「

  「你们都是**,都是**……我要你们全部都死,都死……」

  看到这里,徐建飞快地穿了条短裤,衣服也没来得及穿,抱起衣物,招呼上黑衣人,迅速赶往可心的家里。

  徐建在车上穿好衣服,心撕裂般的痛。

  都怪自己,引的不是狼而是魔鬼。

  为什么自己总是犹豫,为什么自己只会站在监控后面。

  如果自己早点出手制止,现在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可心的血染湿了一大片床单,看来流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速度必须要快,徐建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催促黑衣人再开快点。

  对了,现在要赶紧通知医院急救。

  不!通知医院太慢了,得告诉冷,让她安排救护车是最快的。

  徐建急忙拨通了冷的电话,只响了一声冷就接通了。徐建内心感叹,冷像是永远都守在自己的身边,哪怕隔着一个太平洋也阻挡不了那爱意绵绵。一个喜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老公!」

  徐建心里着急,打断了那份来自大洋另一边的喜悦心情,急切地说道:「思建疯了,要杀可心,就在可心的家里,可心大量失血。

  我现在正往可心家里赶,你尽快安排医生救护车前去救援。「

  徐建说的很快,但是思维很清晰。

  冷冰霜楞了楞,但是立马反应过来了,恢复了一贯的冷静:「老公你彆着急,你等我一下」冷冰霜没有挂电话,拿起另外一个电话拨了几个号码,快速地做了一通安排,然后拿起徐建的电话安慰道:「老公我已经安排好了,医生跟救护车马上就会过去。

  思建已经疯了,你自己要注意安全,危险的事情让下面的人去做就好了,可心不会有事的!「

  徐建稍微安定了一些,该做的安排都做好了,只能祈祷可心没事。但是想起那一大片染红的床单,徐建心急如焚。跟冷冰霜随便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一路上满怀心事。

  救护车跟医生几乎跟徐建他们同时到达可心家的小区外面。

  到了可心的家门口,徐建才想起思建手里有刀,如果这样冲进去,疯了的思建会不会要挟可心。

  可心生命垂危,再也经不住拖延了,必须第一时间制服思建。

  还好徐建会开锁,像上次一样,徐建带着一夥黑衣人无声无息地进入了客厅,医护人员都在门外等着。

  来到主卧门前,徐建把制服思建的任务交给黑衣人,这种事情他们是专业的。
  徐建不知道主卧里面是什么情况,自己的老监控已经没用了,冷冰霜的监控还在酒店里面。

  徐建有些着急,这时一个黑衣人走出来耳朵贴在门上,听着里面思建的脚步声。

  思建的声音很大,隔着主卧的门,还能清除的听到里面传来的「臭**,该死,该死…你们都是臭**…」

  突然贴耳的黑衣人猛然一脚踢开门,一夥人闪进去迅速制服了思建。

  思建拚命挣扎,嘴里大骂着。

  一个黑衣人及时一个手刀,思建立马安静了。

  徐建看着床上的赤裸的可心因失血过多脸色惨白。

  急忙把床单裹住了她的身体,割断绑着手脚的绳子。

  徐建心痛的抚摸了一下可心的脸庞,靠得近了才听到可心嘴里喃喃的是:「老公救我…老公救我…」

  徐建瞬间泪如雨下,心如刀割。

  可心一直都盼着自己去救她,哪怕是第一次出轨,可心也是希望自己能搭救她,可是自己做了什么?一次次地把她推入魔窟。

  想到这里徐建有些哽咽,更加爱怜的抚摸可心的脸。

  感受到徐建的抚摸,可心彷彿回光返照一般,散漫的目光因为徐建的到来,突然聚集了起来,越发明亮了起来,终於对徐建有了反应,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开心的说出了一句:「老公,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然后再也坚持不住,头歪在徐建的怀里,生死不知。

  医护人员将可心从失魂落魄的徐建怀里抬上了救护车,随车急救。徐建呆呆地坐在床边,像被抽掉了所有灵魂。黑衣人默默地守在旁边,无人打扰。

  良久,徐建才回过神来,想起自己必须赶到医院去。

                同5

  可心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因为失血过多,长时间大脑供血不足,可能对大脑会有一些无法预知的损伤。可心还在昏迷,什么时候能醒医生给不了明确答覆,成为植物人也是有可能的。

  思建已经被送往精神病院,徐建没有去看望他。对於这个自己跟凤君的儿子,徐建的内心很複杂。时至今日,他对思建没有那么刻骨的夺妻之痛,也没有那么多的父子人伦。只是觉得特别陌生,就像在非洲遇到凤君一样,那么的偶然。思建就是来讨债的,还到这个地步自己也该还清了。对凤君也算是有了个交代,自己真的无力抚养他们的孩子,就让他自生自灭吧。无情的人,就以无情待他。
  可心已经昏迷了一个星期,身上的伤痕已经没有了当日的满目苍夷,淤青在慢慢淡化,伤口也在慢慢癒合。也许在给些时间,它们照样能恢复到往日的光滑细腻。只是内心的创伤是否会癒合。可心的表情安详,像是在做一个美丽的梦,这三年她是真的累了吧。徐建怔怔地看着病床上依然不肯醒来的可心。突然有些害怕,如果她真的永远不醒,自己该怎么办。

  徐建为了自己的家庭一直很努力的工作。

  但是那些努力换来了什么?曾经的家现在已经破碎,曾经的妻子现在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自己根本就是做错了,自己曾经的努力无非是为了给可心一个舒适的生活环境,但是可心根本就不缺。

  而可心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却一直陪伴在身边,默默支持着自己,安慰着自己。

  徐建现在才明白,自己一直努力给可心的是可心根本不缺的,而可心给自己的却正是自己需要的。

  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丈夫。

  他看着病床上面容安详的可心,想着冷的温柔和小吉的可爱,内心挣扎得像要哭出声来。

  ***  ***  ***病房门口,冷冰霜带着小吉看着病床边徐建一脸的鬍子拉碴,面无表情地看着病床上的可心。

  冷冰霜心很痛,拍了拍小吉的肩膀。

  小吉看了她一眼,脆脆地叫了声爸爸,徐建魂就那么被叫了回来。

  转过身看着小吉跟冷冰霜,通红的眼睛有了一丝清明。

  激动的说道:「小吉过来让爸爸抱抱」。

  徐建从来没这么用力抱过一个人,满脸的胡茬子紮在小吉的小脸上,小吉一脸委屈,差点哭了出来。

  冷冰霜看着儿子求助的表情,脸上露出了俏皮的笑意,走过去捏了捏他的小脸,轻轻地依偎在徐建的身边。

  可心的事情冷冰霜早已经知道。她知道可心现在的情况,徐建不可能放任不管。她早就想带着小吉回国,陪在徐建身旁。只是她有些担心,害怕之前的电话里徐建说的那些会不会像一个梦幻的泡泡。一直忙着安排那边的事情来寻找安慰,直到下面的人告诉她,徐建一直在医院陪伴,都快魔怔了。

  她才迫不及待带着小吉回来。看到徐建她才明白,事情比想像中要严重。
  徐建放下小吉,偷偷抹了下眼睛。看着小吉委屈的小脸,他有些不好意思,掩饰着也去捏捏那张可爱的小脸。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冷冰霜说了句:「你回来了」这句「你回来了」打湿了冷冰霜的眼睛,冷冰霜忐忑的心情瞬间安定了下来。他没有说「你来了」,看来电话的事情不是梦。冷冰霜偎得更近,点头答道:「我回来了,我跟小吉都很担心你」。

  徐建没有发觉冷冰霜的情绪变化,只是说着:「回来就好」。

  小吉看了看病床上的可心问道:「躺在床上的阿姨是谁?她好漂亮啊!」
  徐建闻言也将目光转了过去,他突然发现现在的可心真的像是一个少女,那么的洁净。他突然想起了那天在学校围墙外看到的那些青春孩子的面孔,不由得出了神。

  冷冰霜一把拉过小吉,告诉他:「这是你可心阿姨」。

  「那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啊?」

  小吉却看向徐建问道。

  徐建看着儿子明亮的眼睛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弱弱地来了一句:「现在不是见到了吗」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你喜不喜欢可心阿姨?」

  「阿姨这么漂亮我当然喜欢」小吉很诚实。

  徐建有一种奇怪的想法:难道自己儿子都是好色的?想到这里徐建莫名的想笑,於是出声问道:「你喜欢的话,等可心阿姨醒了叫她天天陪你玩好吗?」
  「好」小吉认真的点了点头。

  徐建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转向旁边的冷冰霜,发现冷冰霜正一脸哀怨的看着自己,他有些不好意思,没有说话,转头又看向了可心。

  冷冰霜叹息了一声,叫来保姆把小吉带了下去,站在徐建身边,静静地看着可心。

  良久,徐建定定地问了一句:「冷,那次旅行,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冷冰霜闻言,表情怔了怔,看了徐建一眼,发现徐建并没有看她,只是依旧直直的盯着可心。她想了想,如实地答道:「是的,我是故意的,但是我没有看过视频,我不想骗你」,然后站着一言不发,像是等候发落。

                同6

  「为什么?」

  徐健的声音没有很大的情绪波动,这让冷冰霜有些安慰。

  「因为我爱你」说完,冷冰霜看了一眼徐健,徐健依然很淡定。

  於是继续悠悠的说着:「你知道我一直在暗中陪着你,不敢与你想见。我多想赔在你身边的那个是我,原本我已经接受了现实,决定一个人孤独终老。但我不允许任何人对不起你,哪怕那个人是你最爱的人」冷冰霜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一脸寒霜。

  「既然她伤害了你我就不允许她继续待在你身边」冷冰霜的语气不容置疑。
  「既然如此,当时你为什么劝我原谅她?你在思建回来的时候把我叫走,你知道思建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也瞭解可心,你一直都知道对不对?你知道他们会做什么,还把我叫开,你说爱我,为什么又让我再次经历这样的痛苦,这就是你的爱吗?这就是你们上等人的爱情?」

  说完徐健再也无法保持淡定,死死的盯着冷冰霜,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后面两句是一字一句说出来的。一字一句都敲打在冷冰霜的心房上。

  冷冰霜彷彿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脸色惨白。

  痴痴的看着徐健,徐健的眼神愤怒而心伤。

  冷冰霜看着这个眼神,心如刀割,自己或许做错了。

  爱或许就应该那么纯粹,那么任性。

  她明白了自己在可心面前为什么总会会有一丝自卑。

  自己无法做到像可心那样为了爱不顾颜面。

  为了留住自己的爱人,愿意放弃一切尊严。

  她越想越害怕,内心像似有什么东西破碎了,徐健那句「你们上等人的爱情」像一把锉刀,在她脆弱的心房上来来回回。

  泪水迷濛了她的眼,徐健的身影越来越模糊,她突然感觉特别委屈,压抑了十几年的委屈,伴随着心痛,让她不顾一切想要抱住那越来越模糊的身影,在他怀里放肆地大哭一场。

  她做到了,那个昔*** 王像个孩子一样一头紮进徐健的怀里,死死地抱着他,
嘴里反覆说着:「我不是那样的……」

  然后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一发不可收拾,哪有半点高冷形象。

  徐健原本想推开她,他也觉得自己说的重了,但是说都说了,没有收回的道理。

  这毕竟是自己的心里话,跟冷冰霜在一起的时间,下人们都叫着自己老爷,但是徐健明白自己就是个小记者,没那么大本事。

  脸上无事但内心一直没平静过,虽然冷冰霜温柔体贴,极尽所能去打消自己的顾虑,但是有些东西不是努力就能解决的。

  这两年徐健过得太累,心里承受的太多,诸事不顺。

  现在自己是自由身,他觉得应该先对自己负责。

  小吉有冷冰霜,自己根本不用操心。

  可心躺在床上,也不会再出轨了。

  想到这里徐健有些哭笑不得,自己真的是站在阴暗里太久了。

  怀里的冷冰霜不知道徐健想了这么多,哭泣还在进行,徐健有些不忍心,抚摸着她的头发跟背心,任由她这么释放着。

  感受到徐健的抚摸冷冰霜慢慢平静了下来。抬头梨花带雨的问徐健:「老公,我错了,你还会要我吗?」

  冷冰霜现在的模样让徐健有些头疼,这还是昔日那个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的冷冰霜吗?徐健一时乱了思绪,越来越觉得自己刚才很过份。於是伸手帮她拭去脸上的泪痕,一把抱过来埋进自己的胸膛。

  被拥在怀里的冷冰霜像一个十七岁的少女,那么柔弱,幸福得快要滴出水来。一切的委屈都是值得的。

  她知道他就是这样,那不算厚实的肩膀总是会为别人撑起一片天,那不算宽阔的怀抱,总是会为别人带来温暖。这感觉她小时候就已经知道,那个瘦弱的身躯就是那么让人安心。所以自己在他面前就想做个小女人。

  「跟我一起去看看思建吧」徐健抱着冷冰霜淡淡的说道。

  「好」冷冰霜懒在徐健的怀里,语气平淡而坚定。

  徐健放开冷冰霜,双手抓住她的肩膀,认真的说道:「不管怎么样,思建始终还是我的儿子,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没有感情也有血缘。」

  「我听你的,老公。」

  看了看病床上的可心,徐健长长地叹了口气,对冷冰霜说道:「我们走吧」。
  冷冰霜上前挽住徐健的手一起走出了病房。

  车祸后,这是徐健跟思建第一次见面。

  思建的头发被剪成板寸,坐在带手脚铐的椅子上,眼睛死死的盯着徐健,这个时候看不出他有什么不正常。

  徐健有些纳闷,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让自己亲生儿子如此仇恨自己。

  徐健坐在思建对面没有说话,思建也不说话,就那么对视着。

  冷冰霜静静地站在徐健身边,只轻轻的撇了一眼思建,就温柔地看向徐健,一言不发。

  长时间的沉默让思建有些不耐烦,表情有些激动了起来,一会看看冷冰霜一会看看徐健。

  终於沉不住气问道:「可心怎么样了?」

  徐健对思建的第一句话有些意外,感觉思健之前像是装的。於是如实回答:「可心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依然昏迷中」。

  「能给我一支菸吗?」

  思建听完徐健的回答,淡淡地说道。

  徐健拿出一支菸点上准备塞他嘴里,这时候冷冰霜按了按徐健的肩膀转头想叫医生。徐健拉住了她,示意她没事,在冷冰霜紧张带着警告的注视下,思建老实地吸住了那支菸,直到烟燃尽,徐健帮他灭掉烟蒂。

  「我知道可心不会死,那天她告诉我你回来了,她想摆脱我,我为了她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不恨她。我折磨她三年,并不是因为我恨她,相反我爱她。」
  思建徐徐说来。

  徐健:「你恨的是我,对吧」

  思建:「我当然恨你,我一出生就开始恨你。你保护不了我母亲,保护不了我,为什么要去招惹我的母亲,为什么还要生下我?让我们母子受尽折磨,你知道我母亲过得有多痛苦,但是她依然爱你,念着你,你到底有什么好?一个**而已。」

  徐健无言以对。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是怎么折磨我母亲的,那些从他们房间传来的声音,夜夜啃噬着我的心,我却无能为力,那个**不但自己折磨她,还叫别人一起折磨她。她因为你受尽折磨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在干什么?」

  思建说的声嘶力竭,泪流满面。

  思建的表情让徐健心如刀绞,他第一次深刻感觉到思建小时候的阴影并不是自己认为的那样简单。

  小时候的经历不但影响了他的身体发育,甚至改变了他的性格

              同7(结局)

  「我母亲在受苦,你却能有那么美丽善良的妻子陪伴?这个世界真不公平,我恨这个世界,我恨你,我恨我身上流着你的血。

  我要你受尽我母亲曾经受过的折磨「思建越说越兴奋。

  思建:「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应该一直怀疑我下面太大,不是你的儿子对吧?」

  说到这里思建有些苦涩。

  「我小时候下面是正常孩子的大小,有一天我听到母亲房间传来一些声音,声音很痛苦,但又夹着说不清的快乐。

  我好奇去趴了窗户,那一幕我终生难忘,从此我每晚必去。

  我看着那个**凌辱母亲,母亲赤裸着身体,肤白如羊脂。

  那个**绑着她,看到那**的下体是那么巨大,在母亲的身体里进进出出,我难过极了,那个**如此折磨她为什么母亲还会有快乐的表情?听着母亲的呻吟看着母亲的那一身的白,我的下面却也不受控制地变大,怎么都小不下来。

  我痛恨我自己,我也控制不住自己去偷听,下面变得越来越大,我感觉自己成了那个**一样的人,我恨我自己,我更恨你「。

  徐健有些哀伤的说道:「我对不起你的母亲,但是可心是无辜的,你为什么要折磨她?」

  思建的表情有些痛苦:「可心是无辜的,她那么美丽,那么善良。

  我第一次见她我就喜欢她,她的身体比母亲更加诱惑我,我无法自制的想要得到她「说道这里,思建看了看徐建,讥讽的说道:」我的行为你从一开始就看到了,你却什么都没做,你真是**,你根本配不上可心。「

  「****嘴」冷冰霜冷冷的盯着思建。思建有些畏惧她的眼神,没有继续那个话题。

  徐建看了一眼冷冰霜,摇了摇头。冷冰霜知道徐建让她不要责怪思建,她明白徐建是什么样的人,但是她实在受不了别人对徐建的侮辱。徐建是个孤儿,但是他心中充满了爱,不向丑恶低头。自己再苦也不愿放弃心中的正义,所以才会去做战地记者,去揭露社会上的丑陋。

  徐建看着思建不再说话,主动要求他继续说下去,他想知道他为什么那样对可心。

  提起可心,思建是心痛的:「我不想伤害她,但是我伤害不了你,我知道她是你的弱点,我只能把对你的报复强加在她的身上。其实我最想报复的是哪个**,可惜他没等到我的报复就先死了,你自然就成了我报复的对象。」

  「你真是走运,每个女人对你都那么好。我处心积虑想把可心抢走,我发现了她那淫荡的体质,想尽办法勾引她,她也确实迷恋上了我,但是心中却总有你的影子」。

  「那一次被你抓到现场,我确实吓坏了。原来你早就安装了监控,那让我更看不起你。经过那次的事情。原本我已经对你没那么恨了,但是我没想到你身边的这个女人也爱着你,让我像狗一样的接受治疗,我有什么问题?你们凭什么指责我?难道因为我是你儿子你就可以那样对我,你有尽过父亲的责任吗?」
  「我没想到你会原谅可心,你明明给不了可心想要的快乐,你为什么还霸佔着她?她应该是我的,你看过那些视频,你没看到她被我干的有多爽?有多满足?你看不到吗?」

  思建说完,哈哈大笑。

  「够了!你就是这样爱她的吗?」

  徐建愤怒地说道:「她是你的母亲,她有那点对不起你,你不但做了**之事,还要出言侮辱」。

  「至少她跟我做爱是快乐的,我让她快乐了!」

  思建出言反驳。

  「我没有对不起她,我知道她想要的,要不是你们安排那个**来勾引为,让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一定能给她幸福,都是你们?」

  思建满脸潮红看着冷冰霜,精神有些亢奋地说着:「都是你们害的…」
  徐建想那个思建口中的**应该是酒吧那个可心说的买醉妇人,思建就是被妇人的丈夫,折磨成了阳痿,其实徐建也想知道,这件事情冷冰霜有没有参与,其实第一次听可心说他就开始怀疑了,於是他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了冷冰霜。
  冷冰霜知道自己逃避不了这个问题,平静地说:「这个事情跟我没关系,事后我确实去瞭解了情况。」

  顿了顿又对徐建说道:「老公,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宽容的?」

  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徐建听得很不是滋味,没有再去追问,冷冰霜爷不再说话。

  「你以为我会信吗?去酒吧的**有几个好东西,那有那么巧的事情?一定是你指使的,一定是你指使,我恨你们…我恨你们…」

  思建情绪更加激动,疯狂挣扎,这个时候冷冰霜叫来了医生,於是思建被拖走了。

  「老公,那件事我真的是时候才知道的」冷冰霜看着徐建有些难过的说道。
  徐建:「我知道的,因为你没必要做那件事情,而我确实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我们走吧」

  徐建已经是自由身,离开了医院,不知道该去哪里,他现在知道自己没跟冷冰霜结婚,实在不想去冷冰霜哪里。他想回可心的住处,哪里自己毕竟住哪那么多年,徐建早已经情人把房间收拾好了,思建以前住过的房间全部清理掉了,整个房子回到了思建出现以前。但是冷冰霜以小吉想跟爸爸在一起为由把徐建拉回了自己的庄园。

  这地方徐建不是第一次来了,下人们依旧叫着老爷,徐建客气地回应着。冷冰霜默默地跟在徐建后面,柔情似水。

  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没等徐建开口,冷冰霜就已经把徐建推进了主卧室,这个冷冰霜第一次把自己交给徐建的地方。冷冰霜今天确实有了一些变化,这样的冷冰霜充满了妩媚有诱惑,原本倾国倾城的面容加上玲珑剔透的身躯,实在让人难以抗拒。今天的又特别动情,像一个妖精一样。与平日的形象相去实在太远,但是徐建很喜欢现在的冷冰霜,让他有想要将她拥入怀中,肆意爱抚的冲动。
  冷冰霜表现得很主动,辗转缠绵,肆意疯狂。徐建也意气风发,经久耐干,热烈的将冷冰爽揉在怀里,压碎挤扁。

  这是一个美妙的夜晚,徐建回味无穷,原来自己并不是那么差劲。看着身边搂着自己睡去的冷冰霜幸福满足你的睡容。徐建想她是该有多爱自己,情不自禁地区抚摸着她的脸,一遍又一遍。

  吃早餐的时候,冷冰霜没有再看她的报表。脸上洋溢着青春活力,叫走了下人,亲自帮他们围上餐巾,准备早点,甚至给徐建跟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小吉看着忙碌的母亲,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弱弱地问道:「妈妈我们今天可以去游乐场玩吗?」

  「我们今天不去游乐场,爸爸今天要带我们去海边踩单车」转头又一脸热切地看着徐建说道:「好不好老公?」

  徐建有些懵逼,弱弱地问了句:「海边有单车吗?」

  冷冰霜很开心地点了下徐建的头:「当然有」一家三口骑着一辆单车,冷冰霜坐在后面抱着徐建的腰,幸福满满。柔柔地说:「老公,我昨天问了医生,可心可能要一年以后才会醒过来,这一年我要一直陪着你,我知道你还很爱她,所以我要在这一年把你的心抢回来,我不会去阻止你对她的关心,你也不准逃避我,我永远都是最爱你的妻子,随时准备嫁给你」。

  徐建没有说话,只是踩得更加快了,彷彿浑身充满了力量。

  我写不下去了,这就是结局了。

  谢谢大家的支持,写这个压力还挺大的,书到用时方觉少。

  还是写点感想吧。

  我写这个带着浓厚个人感情色彩。我是很喜欢冷冰霜这个人的,同时我也比较同情可心。我不喜欢评判对错,只能说一切都是造化弄人,人活一世总要有所取舍,种什么因得什么果。

  小狼狗我觉得他就是一个阴暗的人,我实在找不到宽恕他的理由,我希望他一辈子跟精神病在一起。

  可心我一直觉得她就是个受害者,谁都有弱点,需要别人的搭救。所以我不管她承受了什么折磨,我都希望她最终是幸福的,我的设想中她醒来后依然会得到徐建的宠爱,只是与爱情无关。

  徐建是个好人,但是感情不成熟,也是个可怜的人。所以我希望她能有冷冰霜这样理解他的妻子,也有可心这样能为他默默付出的红颜知己。

  而冷冰霜始终是我理想中的女神。女神是高傲的,她做到了。女神是美丽的,她与生俱来。女神是圣洁的,她一生只为那心中挚爱。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2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